品牌新聞返回

避免魏則西悲劇重演 靠譜的醫院會給自己上醫責險

2016/05/05

將“百度”與“人性中的惡”鑒定在一起的魏則西,已經永遠聽不到現在的漫天討論和追責了。斯人已逝,百度的“電線桿”,莆田系的“老軍醫”,科室外包的“將人命變成生意”,政策的失職,監管的缺失……這樣套路的合謀“作惡”是否能因魏則西的遭遇得到改善,我們拭目以待。

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別人家”會如何?它山之石,是否有攻自家玉的可能?

如果得病的是一個美國小伙,他使用谷歌搜索,起碼不會被愚弄;現代醫學也許不能挽回美國“魏則西”的生命;任何國家的醫療也不可能完全沒有風險、糾紛、事故,區別在于悲劇發生后,“別人家”有整套制度、機制來制止“人性的惡”的發生,讓活著的人葆有希望。

比如說美國,這套機制就是“保險”。奧巴馬政府的醫改新政舉步維艱,他倡導的新醫改的核心詞也是“保險”——別誤會,美國并非沒有保險為醫療風險兜底,而恰恰是他們的市場主導的商業保險太過強大,導致新醫改的推行艱難——奧巴馬政府試圖改變原有的“對幾乎全體 65 歲以下的勞動者不提供公共醫療保險,而由商業保險公司提供”的局面,“擴大醫療保險的覆蓋面”,改變一些弱勢群體無法參保的局面,提高醫療的公平性。但在美國這樣一個崇尚市場經濟、自食其力和“小政府”的國家里,商業保險公司一向主宰自己的命運,很難對奧巴馬的新醫改低頭,比如新政法案中原來最具爭議性的“建立國家醫療保險機構”被刪除,代之以建立醫療保險費率監管機制,來控制保費的上漲。

在這樣的背景下,美國成熟、強大的保險機制是如何調和醫療這樣專業壟斷性極強的行業里的矛盾的呢?

醫生要執業?先上醫療責任險

美國、加拿大、德國等發達國家普遍強制醫生或醫療機構購買醫療責任險。比如美國幾乎所有州法律都強制要求執業醫生參加醫療責任保險。換句話說,作為自由執業的醫生,想要上崗,必須得先給自己買份醫療責任險。從醫生角度說,防止事故發生時自己的賠付風險,也能保證患者利益受損時及時得到有效的賠償。

當醫療糾紛發生時,為了及時厘清責任,保險公司會第一時間請法律、醫療等專業人士介入調查,處理賠付問題,在一定程度上,在訴訟外即可解決糾紛。

美國成熟的商業醫療保險還為不同工種的醫療服務人員提供了種類繁多的醫療責任險種。比如醫療服務護工和志愿者等,實習醫生、實習護士等也有相應的實習期責任險,有以醫療機構為主體的醫療機構責任險,賠付范圍還考慮到了患者之間造成的傷害,非常細致。

除此之外,作為商業保險盈利趨向的補充,醫生群體還有自發成立的互助性醫療責任險,靠保費和基金運營,屬非盈利性質。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國,中醫屬于替代醫學,即“非常規醫學”,因此并不屬于醫療執業行為。當然在中國,相應的醫責險中中醫等慢性疾病的醫責險保費也相對較低。

有了這些保障,國外的醫生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嗎?

需要明確的是,醫責險不是讓醫生可以出事故后高枕無憂,而是作為金融工具,規范醫療行為和醫療市場。首先,保險公司承擔的高額賠付也是從醫生的保費上來的,美國醫生每年都要負擔高昂的保費,根據不同科室風險不同,保險賠付上限也不同。美國眾議院在2003年曾為了使醫務人員免于高額的保費和賠償金,以保證正常執業,通過了一項依據加州《醫療損害賠償改革法》制定的法案,將一般醫療損害賠償上限定為25萬美元。2006年,一向賠付代價高昂的德克薩斯州甚至將人身賠付上限也限定在180萬。執業醫師甚至因為高額的保費走上街頭抗議,可見醫責險對美國醫療行業的影響。

用保險規范醫療行為、保障患者權益

如車險一樣,醫生的保費不是一成不變的,它會隨著事故、糾紛發生的幾率的上升而上升。如果美國的執業醫生像《太陽的后裔》里面姜暮煙大夫的死對頭那個不學無術的富二代醫生一樣,估計早就因為醫療事故背負高額保費,賠穿家底。所以保險是規范醫療行為、保障患者權益的非常好的工具,中外皆是如此。

當然,如果一個醫生醫療事故頻發,其不良記錄也會記錄在醫師協會等行業組織里,會影響其職業生涯。

給大家解釋一下:它承保的是民事活動中的違約和侵權責任,也就是保險標的是“責任”,而患者在治療過程中履行的是交錢的義務,所以醫責險的投保主體是醫院或者醫生,并不能由患者投保。正常的處理醫療事故的流程是:先報案,然后權力機構確定責任劃分,然后保險公司根據責任劃分對屬于醫療機構方的責任進行賠償。就像現在的一般交通事故剮蹭什么的,大家明確責任方后走保險就可以了,并不存在醫院、醫生和患者之間直接的索賠和賠付行為。

在這里需要說明的是,醫療糾紛不等于醫療事故,大部分的醫療糾紛都不是醫療事故引起的。然而在這種專業壟斷性極強的醫學領域里,判斷究竟是否是醫生和醫院的責任引起的醫療事故,理應交給專業人士。但中國的現實情況是:把事情鬧大就是討回“公道”的最好解決途徑,于是有了“醫鬧”。但實際上,在醫療事故鑒定醫院和醫生無過失時,保險公司是不賠的!不賠的!不賠的!所以,想靠醫鬧拿到錢的,走醫責險這條路是不通的。

中國的醫療責任保險現在是什么水平呢?

在我國,醫療事故強制責任險的起步相比于其他責任保險要遲很多,至1989年才出現了以商業保險為組織模式的醫療責任保險形式。 但人們對于醫責險的認識在不斷加強,以至于魏則西事件出來后,有相關醫療專家就想到,處于臨床實驗階段的治療期間,患者若發生毒副作用不良反應時,應有保險介入進行賠償。

大背景是隨著醫療糾紛不斷升級,以及醫生多點執業等政策放開,為醫療機構和醫生上一份醫療責任險是大勢所趨。根據相關新聞報道, 2007年,衛生部、保監會等三部委聯合發布《關于推動醫療責任保險有關的通知》。各地基本都規定國有醫院尤其是大中型醫院應當強制參保。2014年,國家衛計委和司法部、財政部、保監會、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聯合召開會議,并印發了《關于加強醫療責任保險工作的意見》。當中提出目標:“各地要統一組織、推動各類醫療機構特別是公立醫療機構參加醫療責任保險,即由醫療機構購買醫療責任保險,一旦發生醫療損害責任事件,由保險公司代為賠付。到2015年底前,全國三級公立醫院參保率應當達到100%;二級公立醫院參保率應當達到90%以上。”

今年是2016年,如果醫責險強制推行順利的話,目前代表中國最高醫療水平的三級和二級公立醫院應該全部覆蓋了醫責險。當然公立三級、二級醫院只是中國醫療機構金字塔中的塔尖部分。也有人爭議說,醫責險最應該覆蓋的是基層、民營醫院,而非醫療行為相對規范的二、三級公立醫院。

所以說,在辨別一家醫院是否靠譜時,除了查詢其相關資質、參考他人評論等常規途徑之外,還可以看下醫院或醫生是否具有「醫療責任保險」。對于那種不靠譜的醫院,保險公司才不會冒險為它投保呢!

我們走訪了身邊不同層面的醫療機構負責人和醫生朋友:

1.像北京大學腫瘤醫院等公立醫院的醫療責任保險一般是地方衛計委或者醫院強制配置。參保是強制性的。

2.一些醫生集團等醫聯體機構也為其在職醫生和多點執業醫生配置了醫責險,一般由醫聯體或者合作平臺買單。海綿保的醫療保險專業人士分析道:“現在很多互聯網醫療平臺、醫聯體平臺為了降低醫生多點執業的心理門檻,轉移醫療事故帶來的風險,也會為自己平臺上的醫生配備醫療責任保險。同時也向患者表明平臺本身對患者利益的切實保護。”

3.醫生們,尤其是外科手術、急診、重癥等風險系數較高的科室的醫生,對醫責險的投保非常歡迎。一位急診科大夫表示:“給醫生上醫責險是大勢所趨。現行體制下,醫療事故的主體是醫院,醫生在醫院范圍內執業發生事故糾紛的行為后果,但如果發展為醫生多點執業,醫院不以單位買單,即便需要醫生自己買單,醫生也一定會自己買醫責險的,否則一旦發生事故,一賠就是傾家蕩產。”

但即便有政策性的強推,醫責險在中國面臨的尷尬境地是:醫責險的賠付情況較差,因為賠付風險較高,保費對于許多醫院,尤其基層醫院來說并不算低,所以許多醫療機構參加醫責險的積極性不高,而保險公司因此無法發揮“大數法則”時,更容易發生賠虧本了的情況。完善醫責險的保障,雖是大勢所趨,也是任重道遠。不久的將來,一個醫療機構是否投保醫責險,將是判斷它是否為患者生命負責的重要標準,當所有中國醫生和患者意識到醫責險保障的重要性時,我們遭遇魏澤西式的悲劇會少很多。

新疆11选5中奖结果